当前位置:主页 > eps仿古构件 >
“信访学习班”的悲惨世界
发布日期:2022-04-22 03:18   来源:未知   阅读:

  江苏泗洪县,有个地方叫“那个地方”,它的另一种称谓是信访学习班。被关过的人,自称没有接受任何法制学习,相反,他们受到的是“不许睡觉”、“面壁”、“蹲马步”、“端水盆”、“坐凉地”、“互搧鞋板”、“用棍抽”,甚至用针扎、猥亵、性骚扰等“酷刑”。

  被关者多为当地“刁民”:上访告状者、拆迁钉子户等。在写下“检讨”、“保证书”,同意在协议上签字后,他们才被允许从“那个地方”放出来。

  泗洪县官方否认有“那个地方”的存在,但据记者调查,当地至少有数十人在“那个地方”被关过。当地一知情官员证实了“学习班”的存在,“通过已经严重走样的‘学习班’,不用强制拆迁,钉子户们都签了字,就由‘强制拆迁’变成了‘被自愿拆迁’”。

  64岁的孙银侠没想到,在她的后半生会经历“人生中最黑暗的一幕”。2010年6月1日下午,孙银侠突然接到村干部的电话,通知去乡政府。下午约4点半,孙银侠来到离家不远的乡政府办公大楼。另两位村民王乃谋、王乃好也被先后叫到了乡政府。因补偿过低,三人再次表态拒绝在拆迁协议上签字,谈话随后陷入僵局。

  过了没多久,三人突然被强行塞入车内。车子驶出100多里,最后三人在一个四周都是围墙的大院里被放下。孙银侠被关进一间没有窗户的房间,“关上门,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了”。“有十几个平方米,里面脏得不行,只有一张破破烂烂的小床。”

  然而这张床并不是给她睡的。孙银侠说,床是给负责看守她的人睡的,“我们只能站着,或坐在地上”。孙银侠说,负责看守的人,有些一看就是社会上的地痞流氓。

  在被关12天中,给64岁的孙银侠留下精神阴影的,是“性骚扰和猥亵”。其中之一是同样被关进里面的张秀林。“他跑过来刺激我,就是有强奸那意思。我就破口大骂,后来他就不敢再来了。”

  记者向张秀林求证,张承认“是有这个事”,“当时我是被逼迫的,不那样做,‘看守所’的人就每天打我一百棍”。

  最终让孙银侠“屈服”的,还是一种令她极度恐惧的“针刑”。据孙描述,一名看守手提一根坠着针的细线来到她面前,另一只手拿着打针用的棉签,“他们拿针在我眼前晃啊晃,说大姐你签吧你签吧,我们也不想这样弄你。我当时是真的怕了,我怕他们真的拿针扎我”。

  在被押12天后,孙银侠从里面被放了出来。左眼留着淤青,头发被揪掉一大块,同时还被迫同意让家人“自愿”在拆迁协议上签字。孙说,放出前,一名自称公安的人曾向她这样问话:(在里面)打你没有?没有。学习好了吗?学习好了。那你签个名吧。孙银侠说不会写字,最后按了手印。

  上述天岗湖乡几名被关的拆迁户,仅是“信访学习班”的短暂过客。从去年至今,记者曾三次来到泗洪县,仅有限接触和了解到的被关者就有数十人。其中青阳镇有多人愿意通过媒体以实名并出具相关证据证明他们的遭遇:付存久、陈建国、宋松涛、虞宏伟、许友生、王庆奎、王淑英、路成明、江献兰、蒋正祥等。

  在他们的材料中,无一不是控诉当地政府“私设牢狱”、“滥用私刑”、“毒打、关押、折磨、报复”上访者以及被拆迁人员。

  当记者向泗洪县委、县政府求证时,县委宣传部副部长金同闯的回答是,“我们对这个不太了解”。

  记者在泗洪县采访期间,一位知情官员也向记者证实,泗洪县“学习班”早在2006年就有了。知情官员披露,泗洪的“那个地方”,脱胎于早年的“信访学习班”,经数年嬗变,已由最初主要针对上访告状者,进而演变成也同时针对拆迁钉子户;由起初分散在各乡镇不固定地点,变成集中一处相对固定的地方。

  这位官员说,这种由地方秘密私设、类似地下监狱的维稳场所,不仅让法律在这里扭曲,更极大伤害了民心,成为基层社会最黑暗的死角。香港最快报码开奖现场直播

上一篇:广西获“圳品”认证企业达36家、农产品达55个
下一篇:没有了

主页 | grc | 企业文化 | 新闻中心 | 社区 | 溧阳市艺兴源建材有限公司 | eps仿古线条 | grc仿古构件 | grc线条构件 | eps线条构件 | eps仿古构件